带入梦来的诗句

2022-07-07 19:48:47

题濠州高塘馆(敬爱为御史,过宿处)


阎敬爱

借问襄王安在哉,山川此地胜阳台。
今宵寓宿高塘馆,神女何曾入梦来。



刘克庄

东皇颁节下天阶,那得香魂入梦来。
十道风光都采访,相逢只欠驿边梅。


咏酒二首


汪遵

九酝松醪一曲歌,本图闲放养天和。
后人不识前贤意,破国亡家事甚多。
万事销沈向一杯,竹门哑轧为风开。
秋宵睡足芭蕉雨,又是江湖入梦来。


梦里青山图为桐上人题


冷士嵋

竹屋蒲团万壑东,萧然一幻坐来空。
十年尘虑都亡尽,留得青山入梦来。


鹧鸪天·浅浅妆成淡淡梅


向子諲

浅浅妆成淡淡梅。见梅忆着傍妆台。书无鸿雁如何寄,肠断催归作麽回。千种恨,百般猜。为伊怀抱几时开。可堪江上风头恶,不放朝云入梦来。


南乡子·夜雨滴空阶


李之仪

夜雨滴空阶。想见尊前赋咏才。更觉鸣蛙如鼓吹,安排。惆怅流光去不回。万事已成灰。只这些儿尚满怀。刚被北风吹晓角,相催。不许时间入梦来。


寄台守


叶茵

半世困尘埃,烟霞入梦来。
谁能缩地脉,我已思天台。
城古清云气,山灵秀药材。
春时穿径去,郡守莫惊猜。


赠道者


武元衡

麻衣如雪一枝梅,笑掩微妆入梦来。
若到越溪逢越女,红莲池里白莲开。

【注释】:
  此诗的题目一作《赠送》。如果是后一个题目,那么,他写赠的对象就不一定是个女道士。但无论用哪一个题目,都不难看出,诗人所要着意描绘的是一个漂亮的白衣女子,并且对她的美色是颇为倾倒的。

  首句中的“麻衣如雪”,出于《诗经·曹风·蜉蝣》,这里借用来描画女子所穿的一身雪白的衣裳。在形容了女子的衣着以后,诗人又以高雅素洁的白梅来比拟女子的体态、风韵。次句中的“微妆”,是“凝妆”、“浓妆”的反义词,与常用的“素妆”、“淡妆”意义相近。“笑掩”写女子那带有羞涩的微笑。这女子是如此动人,她曳着雪白的衣裙,含情脉脉地微笑着,正姗姗来到诗人的梦境。

  从甜蜜的梦境中醒来,诗人不禁浮想联翩,以致在他眼前呈现出了一个富有诗意的美丽境界:他仿佛看到这一女子来到越国的一条溪水边,走进一群穿着红色衣裳的浣纱女子中间;那风姿,那神韵,是这般炫人眼目,就象是开放在一片红色荷花中的一朵亭亭玉立的白莲。这两句,以“若”字领起,说明这是诗人的假想之词。首两句说的是女子的神,此两句则是说女子的形,然而在写法上却不似前两句作直接的描绘,而以烘托之法让人去想象和思索。“越溪”是春秋末年越国美女西施浣纱的地方。当女子置身于漂亮的越女中间时,她便象是红莲池中开放的一朵玉洁冰清的白莲;她的婀娜娇美,自然不言而喻了。

  表现上,此诗主要采用了拟物的手法。一处用“一枝梅”,一处用“白莲”,后者尤其给人以深刻的印象。当然,以莲花比美人,并不是武元衡的独创。稍晚于武元衡的白居易也曾以莲花比女子,如“姑山半峰看,瑶水一枝莲(《玉真张观主下小女冠阿容》)。但比较地说,白居易只是运用了拟物一种手法,以形象显出单纯的美;武元衡在拟物时,兼用了烘托的手法,让诗中女子在一群越女的映衬下亮相,然后再过渡到莲花的比拟上,更有一种优美的意境和特殊的艺术效果。不过,全诗的情调只是在吐露对白衣少女美貌的神往之情,诗旨便不可取了。

  (陈志明)

鹧鸪天·桃李纷纷春事催


王以宁

桃李纷纷春事催。桐花风定牡丹开。天麟下作人间瑞,玉燕清宵入梦来。红玉酎,紫霞杯。五云深处望三台。君家况有庭前柏,好个擎天八柱材。


小池


张炜

恰恰方池款竹斋,风摇窗扇掩还开。
无端半夜疏荷雨,更带秋声入梦来。


道傍酒家


葛绍体

门当海峤开,篱脚破新苔。
梅影落寒井,渔歌近酒杯。
客帆云外过,沙鸟雨中回。
多少风烟趣,从今入梦来。


卜算子·云压小桥深


范成大

云压小桥深,月到重门静。冷蕊疏枝半不禁,更著横窗影。回首故园春,往事难重省。半夜清香入梦来,从此熏炉冷。


吴·孙坚后


孙元晏

委存张公翊圣材,几将贤德赞文台。
争教不霸江山得,日月征曾入梦来。


梦林清叔


王迈

已分幽明隔,无端入梦来,
交情今已矣,汝死亦冤哉。
白骨今何在,沧波去不回。


杂兴


陆游

犀象本安山海远,楩楠岂愿栋梁材。
伏波病困壶头日,应有严光入梦来。


TAGS:
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搜索
排行榜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