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发布

#楼主# 2020-10-21

跳转到指定楼层
                                                                                

                          第四届平遥国际电影展闭幕前夜,影展创始人、导演贾樟柯在临时举办的媒体群访时突然宣布,将与团队退出平遥影展。
  10月18日已进入影展尾声,影人、媒体大多已从平遥离开。发布会现场稀稀落落,贾樟柯显得有些疲惫,并释放了这则惊人消息:“我们一路走过来,可能今年是我们这个团队做的最后一届平遥国际电影展。我们没有花政府一分钱,全部是社会的资本,我们已经把这个品牌打造好了。”贾樟柯的妻子、演员赵涛当晚发布微博:“再见平遥影展!贾导再也不用为影展求人了,也终于可以睡觉了,我还挺开心的!”

  事发突然,令所有人感到错愕。10月20日下午,平遥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在接受《中国慈善家》采访时表示,因为贾樟柯宣布退出特别突然,政府方面还没有对策,“这么大的事情,现在还定不下以后怎么办,也没有定谁来接管的问题。”
  影展的市场化运作,是贾樟柯在本届平遥影展开幕、闭幕的新闻发布会上所反复强调的。贾樟柯表示,他坚信通过市场化的道路可以做成一个电影展,这在第四届平遥影展上得到了全面的印证:“今年实现了百分百的市场化运营。平遥影展作为一个品牌已经树立起来了,场馆在过去四年里持续投入,进一步完善了。”
  从过去的种种公开报道来看,当地政府对平遥影展的态度是支持的。根据规划,平遥政府对电影展落地提供支持,2017年提供扶持资金,以后逐年递减,第四年起不再给予资金支持,助力平遥电影展有限公司完全实行市场化办展。2018年,时任山西省委书记骆惠宁在调研第二届平遥影展时,称赞办展采取的“政府指导、影人主办、市场运作”模式,是我国电影节、电影展的一种创新模式,是山西深化全面对外开放的一张新名片,有力带动了山西文旅产业的融合发展。
  今年是平遥影展实现完全市场化运营的第一年,合作伙伴包括但不限于陌陌、快手、爱奇艺、怡宝、上海大众等。
  关于退出平遥影展的原因,贾樟柯给出的回应是:“影展是一代一代人往下办的,它不是一个人,这个机制也不应该是离开一个人就不能再办了。所以我觉得我们早离开、早培养新的团队,让新的团队接手,让平遥影展摆脱贾樟柯的阴影,让它获得独立的生命力是非常急需的,所以我们选择在它强壮的时候离开。”
  贾樟柯的“阴影”
  贾樟柯之于平遥,比“阴影”更适合的词大概是“烙印”。
  在中国所创办的各类大大小小的影展来看,没有一个影展如平遥影展一般刻着创始人如此鲜明的印记。他深度参与了平遥电影宫的改造设计。平遥电影宫最大的露天放映场地名为“站台”,这是贾樟柯的代表作之一。电影宫中的一家餐厅被命名为“江湖儿女”,这是贾樟柯上一部全国公映的电影。他将500人座的单体影厅命名为“小城之春”,影展的最高荣誉命名为“费穆荣誉”,这是对他所崇敬的中国导演费穆的致敬。
  诸多猜测指向贾樟柯与当地政府之间发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但从过去种种迹象来看,贾樟柯是一个与家乡联结尤为深厚、与地方政府关系融洽的艺术家。近年来,他拍电影之余,几乎所有的大动作都和山西紧密结相关,并在家乡汾阳启动贾樟柯艺术中心和种子电影院的建立。本届平遥影展上,山西传媒学院院长李伟表示,将以山西传媒学院为主体成立山西电影学院,于2021年元旦前挂牌,贾樟柯将出任该学院院长。

  中国很少有导演像贾樟柯一样,与故乡保持长久而密切的联系。从第一部《小武》开始,横跨20年的创作生涯中,他一次次回望故乡。在山西办一个国际性影展,没人比他更迫切。平遥影展元年,贾樟柯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此前也有经济实力较强的省市邀请他去创办影展,但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平遥,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情感,“我是山西人。”他要改变人们对山西只有煤、只有煤老板的长期误解。在平遥影展中,特别设立了“从山西出发”单元,用于展映与山西有关的电影,鼓励本土电影人。
  从迄今为止的贾樟柯主导的四届平遥影展来看,的确已经在业内建立了较高的品牌影响力。平遥影展几乎是在创立元年就打开局面,这与贾樟柯本人作为导演的国际声誉不无关联。这位曾获得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金狮奖、戛纳国际电影节最佳编剧奖的导演,在电影圈拥有较高的影响力和广阔的人脉资源。
  他邀请中国电影人的老朋友,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前任主席马可·穆勒担任影展艺术总监,把握影展的选片和基调。贾樟柯说,国内大型电影节都没有明确的艺术总监,“不知道谁为电影节的学术负责,也不知道谁来做艺术策划,这是违背电影节展规律的”。与其他影展不同的是,平遥影展以展映非西方影片为主。今年延续了这一宗旨,在回顾展中展映了南斯拉夫时代塞尔维亚新电影。过去数年,吴宇森、杜琪峰、李沧东、张艺谋等名导做客平遥电影论坛,平遥影展也持续挖掘和鼓励着中国新导演,并将国际上的新面孔首次推介给中国观众,其中就包括今年获得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的女导演赵婷。
  不确定的未来
  尽管贾樟柯退出的消息如平地惊雷,但回溯本届影展似乎并不是全然没有预兆。与往届相比,这一届的准备略显仓促。开票时,“藏龙单元”部分影片并未显示片名,而以“ABCD”代替,而在后续又陆续取消了这四部影片的公开售票,转为内部学术放映。影展的前半程出现了一些负面评价,大多关于部分参展的中国电影的水准,几部此前备受关注的电影在放映后遭到批评。进入后半程,一些口碑影片陆续展映并最终捧得了大奖,扭转了不少影迷前半程不太舒心的观影体验。
  这种仓促和不确定与今年疫情所造成的种种限制有关。放眼全球,包括戛纳国际电影节在内的诸多电影节展取消或延期或转为线上影展。由于疫情在中国得到了有力防控,中国的电影节从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始陆续揭幕,平遥影展也是其中之一,并与其他中国电影节、电影展一同向世界做出电影的回应。
  贾樟柯透露,筹办影展难度极大,其难度在于如果想抢先放映最新电影,那么就需要耐心等待影片手续完成,“我们也要等待片方回复,人家愿不愿意来,几乎每一次都是到了临界点才能确定。”今年展映影片中43.4%为全球首映,88.7%为亚洲首映,中国首映率达到100%。保证新鲜度的代价是没有时间上票务平台。上猫眼、淘票票需拿出很长时间的提前量,选片周期和片方谈判讨论的周期就会缩短,新电影就无法顺利展映。由于疫情进入常态化防控,这届影展筹备更为特殊,过去必要的审批流程依然存在,今年又多了许多新的规定和步骤,影展在9月30日即开幕前十天刚刚走完全部流程,公布片单。
  假如贾樟柯和平遥影展的运营团队就此退出,对于影展未来将会造成巨大的不确定性。平遥县政府接管后的平遥影展,急需找到一支同等水准的策展团队和一位强力的灵魂人物,才有可能将四年积累下的品牌持续发展下去。
  一个高质量的电影节对于城市的文化影响力不言而喻,从电影产业角度而言,电影节的举办也能够为行业提供一个高效交流、互通有无的平台,影展的创投单元能够为更多年轻电影人提供更多的资源和机会。
  “如果我没有选择平遥,肯定还是会选择小城市,我其实想证明一点,小城市也可以。”这是平遥元年时,贾樟柯接受采访时透露的想法。或许贾樟柯比任何一个人都更加理解一个并不发达的小城的年轻人,如果他热爱电影,会有多渴望看到外面的世界。
  关于平遥影展的未来,贾樟柯希望有更年轻一代的策展人、影展组织者能够接棒,接过平遥影展,让第五届、第六届办得更好。“我们团队在精神上会一直支持这个影展。如果说有一种精神能够传递的话,我希望他们能够继续支持本土电影,因为毕竟是在山西做的电影展,不能忘了这个土地。”今后,他将以观众的身份参与,“我会提前订票,提前关注平遥影展入选了什么影片,能来参加尽量来参加,我非常想看电影,四年电影节我几乎没看过电影,我想做回一个观众。”
回复

使用道具

成为第一个回答人

B Color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