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发布

#楼主# 2020-10-6

跳转到指定楼层
                                                                                

                        

  11亿元,这是动画电影《姜子牙》上映5天交出的成绩单。
  《姜子牙》也是2020年国庆档最受争议的一部影片。刚坐了3天冠军宝座,被《我和我的家乡》超车。
  不同于《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简称《哪吒》)开始时的默默无闻,作为接棒彩条屋“神话系列”的第二部作品,《姜子牙》承载着观众和国产动画产业的又一次期待。虽受疫情影响,与春节档失之交臂,但在《哪吒》证明了国产动画电影的巨大潜力后,《姜子牙》被认为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哪吒”。
  

  《姜子牙》票房预测 图片来源:猫眼专业版
  珠玉在前,被比较在所难免。观众高期待下,《姜子牙》的压力不言而喻。“肯定有压力,但这种压力不是来源于《哪吒》的好。”在经历了漫长的等待后,导演程腾开始忙了,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他的这天,密密麻麻的行程塞满了他的一整天。
  科班出身的程腾,曾就职于顶级动画公司美国梦工厂。事实上,不论是作为程腾的第一部长篇作品,还是(16.660, 1.03, 6.59%)神话三部曲之一,历时4年之久的《姜子牙》都意义非凡。决定彩条屋能否继续稳坐国产动画电影第一把交椅的,并不是《哪吒》,而是《姜子牙》和之后一系列作品的稳定输出。
    今年6月,曾任彩条屋总裁、CEO的易巧在微博上写到:“5年间,彩条屋尝试了各种风格,直到《哪吒》出现,彩条屋已经做了十几部动画,超过几十亿票房。于我,困惑却更大了,动画的产业时代来临了吗?”
  从3.42亿元创下国产动画电影单日最高票房纪录、连续三天领衔国庆档来看,《姜子牙》并不差于《哪吒》。但从市场认可度来看,打出“8岁儿童不建议”提示、严肃主题与合家欢格格不入的《姜子牙》,遭遇口碑两极分化。尽管如此,业内人士还是肯定地表示,能在短短几天票房过11亿,预示国产动漫新时代的到来。
  “票房没有特别具体的期待数字
  当然希望投资方和老板别赔钱”
  观众对《姜子牙》的期待太高了。
  在距离动画电影《姜子牙》上映还有半个月时,猫眼和灯塔专业版上的想看人数就已累计超过了300万人。国庆当天,影片开画仅4小时,《姜子牙》票房便突破2亿元。
  

  “肯定是有一点压力的。虽然尽最大心力做了,但毕竟现在观众的期待值还挺高的,而我是那种很希望做得很好的讨好型人格,所以还是很想要满足大家的期待。”谈起当下的心情,导演程腾坦言。
  无论是观众的高期待,还是从春节档到国庆档面临的市场环境变化,《姜子牙》都注定要承受聚光灯下的压力。但压力之外,程腾更多的是好奇。“现在想优化也做不到了,当时已经把我们能给的都给了,所以更多是想看看观众的反应和反馈是怎样的。”
  作为彩条屋神话系列中的前两部,《哪吒》凭借50亿票房一鸣惊人,《姜子牙》曾作为《哪吒》的彩蛋出现,这让《姜子牙》不可避免地面临来自市场的比较。《姜子牙》能否再创票房佳绩,成为动画行业乃至整个电影市场不言而喻的期待。
  

  《姜子牙》上映首日票房刷新纪录 图片来源:猫眼专业版
  程腾告诉每经记者:“票房没有特别具体的(期待),我当然希望投资方和老板别赔钱,在这个情况下,我自己对票房其实没有特别强的预期;口碑方面,会希望越多人喜欢越好吧。不过,我开始做电影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事实证明,那个拥有强迫症的姜子牙并不是哪吒,也不需要成为哪吒。如果《哪吒》是幽默青春里的不服输,那么姜子牙则是中年大叔的叛逆。不同于“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振臂一呼,人到中年,要重新认识这个世界,找到自己的信仰。相比“我命由我不由天”,一句“万物由己不由神”的叛逆都克制而内敛。
  《姜子牙》是程腾的第一部长片。虽然之前《红领巾侠》《天外有天》两部短片奠定了程腾的行业地位,但程腾直言,“短片更像自嗨”。在他看来,因为是自己的第一部片子,所以不像成熟导演大体上可以提前预测谁会喜欢谁不喜欢。比起预期,更多的是未知。
  

  程腾制作的短片《天外有天》 图片来源:猫眼专业版
  科班出身的程腾,有着艺术者的执念和较真,但同时也有着创作者之外的理性和冷静,毕竟创作者本身和观众之间的这座桥梁,程腾自己并没有走过,艺术性和商业的平衡也是需要他考虑的。
  “团队很尊重我的意见,但有时候创作者闭门造车也不太好。作为导演,有时候还需要有一点点制片人思维,我在创作时,肯定会不由自主地陷入到艺术的执念里,所以还挺需要一个人把我拽出来,告诉我观众是什么样的,让我更加冷静地去审视、平衡。彩条屋(《姜子牙》出品方之一)对市场肯定比我了解,我个人挺接受彩条屋来帮我把关市场这部分,不过影片整体,我个人意志主导的比例还比较高。”
  哪吒、孙悟空是“天选之子”
  姜子牙要做自己的“神”
  “在战后的废墟之上,姜子牙重新找到了自我……”豆瓣电影中,《姜子牙》的简介这样写道。在程腾的创作者表达中,“姜子牙”的形象本身也是自己想法的影射。
  “最核心的精神,就是做自己的神。”对《姜子牙》精神的传达,程腾的概括就是如此简单。当初为了追女朋友,程腾成为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2007级的一名学生,期间凭借动画短片作品《红领巾侠》“一鸣惊人”,被关注国产动画的粉丝尊称为“豆神”。
  

  程腾的封神之作《红领巾侠》 图片来源:猫眼专业版
  2015年~2016年,正值(14.090, 0.23, 1.66%)井喷时期,创作和资本都注意到了中国这块新兴土壤。而从美国南加大刚毕业的程腾,被招募至美国梦工场,成了一个项目的联合导演。“说实话我那会儿也没什么经验,可能他们就想找一个年轻、有潜力的人过来做联合导演,主导演则是年龄大一些有经验的。”程腾透露。
  回忆起在梦工场的那段经历,程腾坦言这段高起点让他收获良多,但他心里始终带有自己的想法:将中国文化和价值观赋予至好莱坞的作品中。但这样的想法要真正落地,难度可想而知。
  恰恰在2015年底~2016年初,程腾萌生退意的时候,大学指导老师高薇华和彩条屋纷纷向他抛来橄榄枝,从初期磨合到前期探讨剧本,大约花了半年多时间后,2016年底,高薇华成为《姜子牙》制片人,程腾则担任导演。
  主创栏中,李炜也是《姜子牙》导演之一,关于二人的分工,程腾向每经记者介绍:“炜哥是一位非常有经验的二维动画师,同时也是一个艺术家,他有很好的品味、艺术直觉,更多的是把控影片大的艺术调性。”
  

  在美国时期的程腾 图片来源:程腾微博
  不同于家喻户晓的“哪吒”,关于“姜子牙”这个形象动画改编的作品少之又少,程腾笑称这是挑战也是空间。“哪吒很有性格,也有着鲜明的与社会价值观所对抗的东西,他的原型就很有劲;但姜子牙在原著《封神演义》中,就属于智者,像个工具人。往好的地方说,给我的空间还挺大,但坏处是姜子牙的个性没有质的飞跃。”
  虽然是做动画,但程腾仍努力放入了让现代观众能够共情或者映射当下社会的元素。“姜子牙和哪吒、孙悟空有个特别不一样的地方,后两个是‘天选之子’,但姜子牙的起点就是普通的凡人,他属于自己一步一步修炼,最后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众神之长,建立起自己的信仰。”
  这让程腾代入到自己从大学步入社会,以及从中国去美国的时光,经历种种价值观、文化的碰撞,程腾一度认知失调,从前相信、坚信的信仰面临崩塌,迷茫过、痛苦过,最终找到自己内心的答案。
  “这是我想着重赋予姜子牙的东西。你应该更加去相信自己真正相信的东西,‘神’是一个概念,不是一个身份。做自己的神是让你找到真实的自己以及所信仰的最特别的东西。”
  彩条屋10部动画电影斩获票房近70亿
  探索中国动画观众边界
  在外界看来,《姜子牙》是一部不折不扣的动画大电影,无论是定档春节档亦或国庆档,都是重磅档期,背后出品方光线传媒对《姜子牙》的期待也不言而喻。
  每经记者了解到,《姜子牙》由光线传媒主投以及独家发行,中传合道则是影片核心的承制方,负责电影前中期的品控,公司规模大约为30~40人。启信宝显示,中传合道由高薇华控股,其个人持股比例为70%,剩下的30%股权为彩条屋影业投资。也就是说,中传合道是光线传媒旗下专门从事动漫相关业务的子公司彩条屋布局中的一环。
  随着2019年《哪吒》以超过50亿元票房成为年度票房总冠军,光线传媒的“神话三部曲”被观众寄予厚望。据程腾介绍:“《姜子牙》和《哪吒》基本上是同时开始的,二者都是独立进行的,因为我们想做这个题材,得到了彩条屋的支持。《哪吒》《凤凰》也都是封神、山海经题材的作品。”
  

  图片来源:电影姜子牙官方微博
  在国产动漫领域,光线传媒主控的《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大鱼海棠》《哪吒之魔童降世》等都是口碑和商业化领域成功的作品。其曾在公司财报中表示:“动漫业务,是其在横向领域内优势最明显的业务板块,也是最具发展潜力的业务板块之一。”
  早在2015年,光线传媒就成立彩条屋影业,正式布局动漫产业。5年时间里,光线传媒及彩条屋已投资了包括十月文化、彼岸天、可可豆动画、玄机科技等20余家国内动漫产业链上下游公司。而《哪吒》的成功开始让光线传媒动漫布局进入收获期。数据显示,2019年彩条屋为光线传媒贡献了1.12亿元的净利润。据每经记者不完全统计,2016年至今,彩条屋出品的动画电影共10部,累计票房达近7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姜子牙》打出了“8岁以下儿童不建议”的温馨提示,但事实上早在《大世界》《大护法》时,彩条屋就在不断探索中国动画电影的观众边界,尝试兼容更多的电影观众。
  “从创作者角度,首先一开始我没有把《姜子牙》就定义为成人动画来做,我还是希望能够兼容更多的观众。我做电影的初衷就是希望我的电影能兼容各个年龄层、各个地域的观众。”程腾告诉每经记者。
  在他看来,可能中国早期的动画稍微缺少一点对青少年的兼容,它更多包含的是低幼观众。“现在我希望以此为基础,尽量多地向上兼容一些。我觉得饺子(《哪吒》导演)应该也是在做相关的想法,不过我没跟他直接交流过。”
  采访中,谈起当下的中国动画电影市场,早在多年前就投身动画电影又亲历《哪吒》爆火的程腾坦言,资金并不是欠缺的问题,反而是《哪吒》让很多之前不关注动画的人群开始看动画。
  

  《哪吒》的爆火,给《姜子牙》赋予了更高期待 图片来源:官方海报
  在资金到位、核心人才也足够的情况下,程腾认为,国产动漫相比世界成熟地区的动漫,差距在于技术和整体流程成熟度。“如果能把所有核心人才全部按部就班地码放在正确位置,就能比较系统地生产出好电影。中国有很多非常厉害的神话故事,只是目前还没有开发好,没能够真正发扬出去。”
  “国漫崛起”是近几年的热议话题,《哪吒》的爆火出圈,让更多人看到动漫的前景,业内资深人士甚至表示:动漫新时代真正来临了!“我不知道现在行业是不是处在所谓的黄金时期或者春天,但我觉得中国动画整体肯定在往上变好,所有的从业者也都有了精气神。”程腾直言。
  

  国产动画从业者都在默默耕耘,例如,在B站热门的动画《雾山五行》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对话程腾】
  写了几十万字的《姜子牙过失录》
  都是自我反省
  每经记者:任何一部作品都或多或少会有一些割舍,在《姜子牙》中你有哪些割舍的事情?
  程腾:最简单的比如像剪戏。一开始我们想讲的故事也挺多,第一版剧本出来我记得大概150页,按编剧的经验来说,一般是剧本多少页,最后电影就是多少分钟,所以我们150页其实就很长,尤其是我画分镜的时候又放飞自我,画出来了170~180分钟的故事,所以就不得不剪戏(指故事版删减)。
  其实每一场戏可能都有它好看的地方,或者是它的功能,这种时候对于没有那么有趣的地方就只能割舍掉,当时感觉就像抱着杀孩子的心情,这可能是我觉得比较大的割舍。
  每经记者:当你陷入创作的执念中时,除了外界的人拉你一把,你自己是怎样来调整自己的?
  程腾:可能是我自己的一项个人能力,我虽然睡得不多,但每次一觉醒来都能把自己洗脑成一个普通观众,所以经常是我前一天晚上熬夜熬到很晚,作为创作者做出一段东西,当时我不去评估它好不好,我得先睡一觉,第二天起来才能知道它好不好。但结果往往就是第二天醒来后,可能会把前天晚上三四个小时的工作量全都给剪掉了。
  

  程腾接受每经记者专访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韩阳 摄
  每经记者:你平均每天工作多长时间?
  程腾:说不清,前期随缘,有的时候可以持续好长时间基本不睡觉;到了中期工作比较密集的时候,每天大概睡三四个小时。
  每经记者:今年上半年主要在做哪些工作?有没有对动画产业有一些新的思考?
  程腾:我一直都在思考。今年上半年我一直在做的事情是在反思《姜子牙》里我能做得更好的地方。因为我是处女座,我特别喜欢去检讨,我主要是把我的检讨做分类整理。在《姜子牙》最后一年我其实写过一份《姜子牙过失录》,大概写了几十万字,大大小小的事情整理了一个文件夹,自我反省。
  每经记者:现在往回看,你觉得动画给你的人生带来了什么?
  程鹏:动画给我带来了很多东西。可能带给我最大的一个好处就是让我有一个比较好的表达出口,有机会让很多人听到看到,这就是创作者的幸福。
  记者手记:
  中国动画需要“爆款”鼓舞信心
  也需要观众给予试错的机会
  国庆档开画第四天,动画电影《姜子牙》保持的票房冠军被超越。但4天超10亿的成绩放在整个中国动画电影中依然不俗。
  主题严肃的《姜子牙》与“各家欢”的《哪吒》是完全不同的风格和受众。但在过去一年与《哪吒》过度捆绑营销带来的“错位期待”中,众多非核心受众强烈反弹,加之超高的前作标杆,豆瓣7分的《姜子牙》很难被客观评价。
  《姜子牙》并不完美。但不否认,它是中国动画电影的又一次大胆试验:工业流程的尝试,视觉美学塑造的尝试,以及做一部真正属于中国动画的尝试。
  从2015年彩条屋跑马圈地的投资布局,到《大圣归来》《哪吒》相继取得巨大成功,中国动画电影正在一步一步向上。
  从莽荒时代走来的每一部中国动画,它们迈出的每一小步都会让国产动画向着产业时代前进一大步。
  《姜子牙》不是《哪吒》,也不需要成为下一个《哪吒》。而程腾作为青年导演,执导的第一部动画长片,豆瓣评分就高达7分,已属难能可贵。
  中国动画电影需要“爆款”鼓舞信心,但同样也需要给予“每一位坚持并坚守的动画人”试错的机会。
  记者|温梦华 毕媛媛
回复

使用道具

成为第一个回答人

B Color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返回顶部